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美景寻踪 > 华南景点>正文

问道终南山 都市游子叩心之旅

时间:2015-11-21 14:04:45    来源:新讯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我国有五岳、四大佛教名山、四大道教名山,终南山均不在此列。但终南山以它秀美多姿的自然风光,悠远深厚的文化积淀,成为名至实归的中国第一山。有道是“天下修道,终南为冠”,终南山自古就有隐居修道的传统,历代不绝,畅延至今。加上气侯适宜,民风淳朴,成就者众,被世人誉为“隐士的天堂”。这里的隐修之士居住的茅蓬,或建在山坡路旁,或隐蔽在山崖树丛。茅蓬的主人大多是那些避世而居的道士、僧尼,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在家的清修者。这些隐修者,一般不接见陌生的访客。只有在熟人的引见、或特殊的因缘下,他们才接待来访者。

问道终南山 “归去来兮辞‘

  仙山终南 (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一、初入终南

  2015年5月1日晚上,我和道友李艳芳抵达西安,在长安友人的护送下,连夜进了终南山,抵达刘老师隐修的茅蓬——大云山房。刚刚下过一场大雨,茅蓬院子里地面松软,像走在海绵上。天色漆黑,山风凄凉,我们没能观赏周边的环境,只知道这里地处翠华山与南五台之间,村名西岔村,属终南山的腹地。次日清晨,我看清了山房和它的周边环境。山房之东是座寺院,叫龙华寺。在龙华寺南侧(右侧)有条小径,走到小径的尽头、陡峭山峦的脚下,茂密的树木和盛开的兰花掩映着一个篱笆墙围拢的院子,里面坐北向南矗立着三间土木房,这便是刘老师居住的茅蓬“大云山房”。山房的周围群山环绕,不见黄土,植被覆盖率近百分之百。山下树木茂盛,芳草萋萋,泥土芬芳,空气馨香。篱笆墙门外,有一口泉水窖,掩映在草木中。泉水甘冽清澈,源源不断,供茅蓬主人常年饮用。这里远离红尘喧闹,车水马龙,寂静中有泉鸟相闻,相闻中愈衬山房之静。我们在此小住数日,找到回归大自然的感觉。清晨,满目的绿色减温肝火,芳香的空气降低肺热,柔润的鸟鸣用来护肾,我感到和大自然结成一体,感受着大自然的脉动。夜晚,万物隐形,明月高悬,阳气渐薄,阴气愈重,草本又恢复了芬芳。我置身其间,静听远处的声籁,与天地同息。神易静、心易收、妄易息。心走的很远,却没有什么妄念,此时感到一种强大的气场弥漫虚空,这种殊胜的法缘不可多得。

问道终南山 “归去来兮辞‘

  山居修行 (资料图 图源网络)

  吃完早饭,刘老师陪我们一赶登南五台。南五台,古称太乙山,位于西安南约30公里,海拔1688米,不仅是佛教圣地,也是国家森林公园。当日天气晴朗,阳光遍洒山峦,沿着伴有溪水的山路前行,山路两旁皆是茂盛的树木,刚登山不久,便觉身体发热,开始消耗能量。不经意间,山路左侧泉水潺潺,隐约见到一座茅棚,房前一身披袈裟的出家人正在躬身劳作。刘老师告诉我们这是“悉地茅蓬”。茅棚的主人是个常年隐修的尼姑,不见访客。我们打消了探访的念头,继续前行。在不远的山坡上,路南侧有一茅蓬,大石上刻着“狮乐茅棚”四字。刘老师告诉我们,这里住着一位和尚和一位道人,堪称佛道合璧。因为时间原因,我们当天没有拜访茅棚的主人。第三天上午,我们特意上狮乐茅蓬,拜见了张道士(和尚没有在)。

问道终南山 “归去来兮辞‘

  不染凡尘桃李花 (资料图 图源网络)

  二、参访云居终南道士

  这位道长是北京人,面容清瘦,神清气爽,原在文化部工作,四年前因病进终南山修行。他请我们到茅棚上面的茅亭入座。用柴火烧了一壶开水,为我们沏上中药养生茶。道长说,修道最容易散漫,稍不留神,被习性牵着走而不自知。他在山上修了三年多,以前经常有西安的朋友来此品茗调琴,师父知后骂他放逸,不够用功,他便将琴送人,从此再不饮茶。道长说他修行的方法就是拥抱大山林木,倾听泉响鸟鸣,让自己全身心融入大自然。道长的话让我感悟到:香从臭里出,甜向苦中来。君子遵道而行,须当勇猛精进,不可半途而废,懒惰偷安也。我们继续攀登,约行至半山腰,举头而望,一块巨型石壁上,书写着一个约二米高的苍劲有力的“佛”字,在阳光下格外醒目。有座茅棚就建在这个“佛”字的石壁下,三间土坯房,古朴简陋,现在已经不多见,我感到退回到三、四十年前,在北京昌平老家见到的景象。刘老师介绍,这里就是南五台的一座明星茅蓬——明庐。

  叩开明庐茅蓬的的柴门,主人邱老师接待了我们。为了避开城市的喧闹,寻找一块清净之地,他携妻子和孩子将西安的家,就近搬到了南五台,至今已经在上山住了十一年。一家人在深山里诵经礼佛,躬耕劳作,舞文弄墨,教子向善,山泉为饮,柴火烧饭,土炕入眠,乐享生活。末法时代,邱老师颇有感慨。他说过去十年前从山下往山上背一袋米才7元钱,现在要50元。过去的和尚大都没钱,故能安贫乐道。但现在和尚大都有钱,生活讲排场,修行如何不好说了。邱老师说他曾问一和尚,信不信因果?和尚反问他,因果在哪里呀?看得见吗?邱老师不知怎么回答。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末法时代,连和尚也陷入名闻利养当中,违背了佛陀的本意,世象混乱可见一斑。我不禁感叹人心不古,大道难逢,仅凭出家人的身份或一身袈裟而断定是“善知识”,未免流于肤浅而失之偏颇,弄不好还要害人误己。判断一个人是否有道有德,要看他是否具有慈悲心和正知正见,是转万物还是被万物所转,这是可靠的衡量标准。

问道终南山 “归去来兮辞‘

  道炁长存 (资料图 图源网络)

  在邱老师处停留近一小时,约中午时分,将近山顶时,我先是右腿膝盖后左右两侧的大筋疼,继而左膝相同位置亦疼。而艳芳的双腿也开始疼。到山顶仅看了观音台、文殊台和灵应台,由于腿疼不能再爬,只好下山返回,赶日落时,回到大云山房。由于腿疼,原定第二天登翠华山的行程被迫取消。性命之学为人生至大之事,又为天下至难之事,要过色欲关、恩爱关、穷困关、冷热关、生死关等等“五十关,没有健康的身体保证,根本无从达成。身体是房子,精神是主人。精神快乐身体才能健康。而主人住在漏雨进风的房子里,身体也不会舒坦。道家讲身体健康才能修道,就是这个道理。即便是在俗世当中,健康也是头等大事,没有健康其他都无从谈起。因此修道首先要去疾,去疾首先要认识自己的病因。我从小好强,追求完美,以致图虚名,而虚名又助长了慢心,做了几十年的“假人”,这便是妄心所示现的真相。由此而导致的多种身心疾病,倍受痛苦折磨。这些病去医院无效,吃药亦无效,唯诚意正心以修其身,观己了悟以清其源,并配上我曾一度忽视的命功,才能从根本上治愈。

问道终南山 “归去来兮辞‘

  不以心为形役 (资料图 图源网络)

  我们在刘老师的大云山房共住了三天,不仅品尝了颇有特色的农家饭,也走访了几家茅蓬。我深切感到居住茅蓬,首先要过生活关。登山路上,我们看到隐修者都在自己的茅蓬周围开垦了土地,种植蔬菜、瓜果,依靠辛苦劳作而生活。除了能从自然中获取食物,他们生活所需的油盐、米面、衣被,则主要来自周边山民的布施或朋友的援助。终南山下的群众自古有护法的传统,终南山的住山者可以常年接受他们的供养,或者是山外亲朋好友、居士的供给。即使是这样,也来之不易。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步行到离山口最近的茅蓬,至少要一个小时。由于交通极其不便,他们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必须从山下背上去。终南山冬天寒冷,夏天潮湿,山上有些地方没有自来水,要从附近背泉水作为饮用水。好在生活简陋,是修道人的共性。

  佛家说色身是个“幻身”,是个假有,但没有色身无法修道,所以还要借助这个幻身开启佛性,证悟涅槃,此所谓借假修真。同时不能执着它,修行人食无求饱,居无求安,饮食上满足温饱即可。现在城市污染严重,从空气、饮食、蔬菜等等,各种污染源以及转基因食品威胁着人类的健康,造成各种身心疾病,且后患无穷。终南山的修行人远离城市污染源,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种得之于自然的补给和能量也是城市人难以企及的。

问道终南山 “归去来兮辞‘

  上善若水(资料图图源网络)

  三、修行有三要

  刘老师从一九九三年初,拜禅密双修的昌定老和尚为师,修习禅密。从一九九九年始,依止青海玉树的秋英多杰仁波切精修藏密大圆满。自后又依止数位有成就的佛、道两家老师,刻苦修学,佛道双融。从一九九九年出离专修,至今已经十五、六年时间,先后到青海玉树、云南达摩祖师洞、终南山等圣地长期闭关。刘老师修法有传承,精进不已。他曾经在2010年夏季辟谷100天,每天只吃两个水果,生活、工作、休息完全照常。没有法上的信念、道上的坚守,内心的纯净,不可能坚持到最后。他常对人说,人生有三个层面,即生存、生活和生命。生存层次,为了衣食住行、娶妻生子等生命的基本需要而努力,大部分人处于此一层面。生活层次,追求精神层面的享受,如琴棋书画,风花雪月,小部分人处于此层面。生命层次,追求永恒的真理和究竟的解脱,世上只有极少数人献身于此。在这极少数人中,只有个别人才能成功,正所谓“求道者多如牛毛,得道者凤毛麟角”。修行二十余年,他沉淀出做人修行的九句话,非常精辟。做人三要:合理,不伤天害理;合情,不伤风败俗;合法,不违法乱纪。信仰三要:自省,反省过去;自觉,把握当下;自强,创造未来。修行三要:教理不通看经典;修法不明问祖师;取舍不清求戒律。

问道终南山 “归去来兮辞‘

  瞻彼日月(资料图图源网络)

  修道的法门多如牛毛。刘老师早年专修佛法,二零零八年后,走上佛道双修之路。他认为,性功以佛家为长,命功以道功为胜,佛道双修,能收相得益彰之效。他还说,佛家的达摩祖师与道家的张三丰祖师,各为佛门道门之领袖,然所证之道是一非二。他将自己的修行过程和特点归纳为二纲八目。二纲:修性功以开智慧;修命功以转色身。八目:性功四步:修信善之心以入世,修出离之心以出世,修大悲之心即出即入,修本觉之心不出不入。命功四步:炼武功以强筋骨,炼气功以通经脉,炼道功以返先天,修禅功以合道体。针对我弱于命功的特点,他特别提到命功修炼的四个法门,即心肾相交、任督相交、日月相交和天人合一,这攸关治病、养生、返回先天及证道。心肾相交,指的是心火下降,肾水上济。心火下降于肾,与肾阳共同温煦肾阴,使肾水不寒;肾水上济于心,使心火不亢。

  心藏神为人体生命活动的主宰,肾藏精为人体生命活动的根本。肾藏精,精能生髓,髓上聚于脑养神。精为神之宅,神为精之主,精是神的物质基础。比如打坐时,上身不动,不动固精。由平常用脑改为调息,意在丹田,摒除思虑,可收头脑清明之效果。此神所以养也。任督相交。任督二脉以会阴穴为起点,从身体正面沿着脊柱往上,到唇下承浆穴,这条经脉就是任脉;督脉则是由会阴穴向后沿着脊椎往上走,到达头顶再往前穿过两眼之间,到达口腔上颚的龈交穴。督脉总督诸阳,任脉总任诸阴。阳气旺时,人体如天体,督脉上冲,任脉下行,循环往复,无端无始,此即小周天运转,为内丹术修炼的“初关”。坎离,日月也。日月相交即坎离相交。人心,先天属乾,得天理之全,心性合一。性乃纯阳,故即心即善。后天真阳陷于坤而成坎,乾变为离,七情生焉,情不正流为欲。后天返先天,自古必师授。神,火也;气,药也。必凝神静气,邪妄之念乃可渐渐消除,清明之气渐渐凝结。而此虚无之致,非徒求虚无而已矣,孟子曰:“配义与道,无是则馁”。

问道终南山 “归去来兮辞‘

  静水流深(资料图图源网络)

  日用伦常必事事合理,以义理之心,生浩然之气。如内心杂乱无章,妄想丛生,何以收放心?内心无愧疚,无不安,则打坐站桩易静,能静则神凝,神凝则气聚,气聚则药生。此乃采坎中之阳,补离中之阴。有道是:“取将坎位心中实,点散离宫腹内阴。”以此先天之气保任益盛,复还先天本位,而为乾坤。日月合一,即先天阴阳交媾也。非亲历而不知其妙。此药乃是大药,是长生不老药,祛病延年是其小效耳。“配义与道”,明言法必须配上道才能产生效用。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道生法,无道法不立,无法道不行。天人合一:天地,一大宇宙;人心,一小宇宙。未生以前,寂然不动,心本至善。既生以后,私妄掺杂,人心浮动,善恶参半。我们生活的现象界是一个表相世界,它是由背后的实相生发出来的存有,而终极实相是在你的思想之前就存在的东西,它是一种无条件的合一状态。

  表相世界林林总总,多姿多彩,而终极实相则无界分,无分别;既无生也无死,既无你也无非你,既无快乐也无痛苦,终极实相里面只有彻底的自由和解脱。终极实相即是道之本体,表相世界即是道生万物,是天之大德的自然展现,即道之用。我们若能了悟实相,并且发现缺少了它,表相世界是无法存在的,就像没有树根,树枝树叶就无法存活,那么表相就会彻底翻转成实相。一旦进入到这个能量层次,能量将当成你,那么“自我”便会消失,融入到物我一体的宇宙之中,达成如《易经》所说“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进入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这种道德修养高深之人,内相不出,外相不入,深藏不露,深沉冷静,从而善于为人应事。

问道终南山 “归去来兮辞‘

  自给自足(资料图图源网络)

  四、悠悠我思

  生命就是纯然的能量活动。人体能量可分为先天能量和后天能量两种,两者缺一不可。先天济后天,后天养先天,共同维持着生命活动的需要,这两种能量又以先天能量占主导和决定性的作用。心肾相交、任督相交、日月相交、天人合一,激活了人体先天和后天能量系统。人是后天中人,因此性命双修起步是有为法。心肾相交修后天、任督相交跨后天和先天,日月相交修先天,天人合一是修身最后阶段,是返回先天的仙佛境界。因此这四部功涵盖了修道的起步、进阶到成就的全过程。其中每一步法都有各自的证候,比如心肾相交,肾水上济心火,心火下煦肾水。肾水上潮导致口中津液增多。日月相交时,腹部会渐渐出现一股暖流,越来越热,丹田火炽,两肾似汤煎。(2011年,刘老师在连续站浑元桩六个月后,玄关打开,真气从全身毛孔往体内灌注,向心口凝聚,自心如痴如醉,全身发酥发痒,大乐不可言喻,真实体验到丹经所书的“神气如夫妇交欢,魂魄似母子相恋"的境界。)

  以上诸法及一切法,只为修行的方便,以正确的修法才能达到人生的解脱。佛陀将法喻为木筏。过河时,要依凭木筏渡河;登岸以后,即可弃筏。佛所说一切法,只是为初学指示津梁,纯于法性以后,既可化有形于无形,执法而不执著于法相,为其名惟法而已。

问道终南山 “归去来兮辞‘

  逍遥游(资料图图源网络)

  从终南山归来,我们又回归到日常生活和工作。道不离日用伦常,功夫在平时。每个人的业力不同,习性各异,性相近,习相远。首先要认识自己,研究自己,认清自己的本来和实相,合理合法,契己契机,是修身的切入点。也许,你目前的主要障碍是去疾,不去疾修行根本无法上路,你不妨通过禅修、内观、心理学、命功、药调等,将重点放在身心的疗愈上。也许,你的贪嗔痴严重,私欲束缚,烦恼不断,你不妨将修行重点落实在改过和去除“三毒”上。也许,你的善根深厚,人际关系好,那你起步可以是积功累德等等。无论将修行重点放在那里,自知是修身的前提。《奥义书》中曾经说过,没有准备好的人最好远离真理,自知之明修行才能起步。认清自己的真相,然后你就能去除粗糙和敏感之间的冲突。如果能安住在自己的问题或烦恼之上,它就会在心中充分展现。一旦能随观到念头的根源,“无有疑惑的了知”,身心自然得到彻底的改变。合理合法,契己契机才是关键。跟从真理并不代表必须自找苦吃,因为困境自然会给我们机会,也许引爆了无法言传的悟性,长久以来一直蛰伏的智慧,突然在痛苦的一刹那觉醒。成熟的人会把这种挑战当做是一种引领和帮助。

来源:腾讯网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