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道听途说>正文

新疆天山下 一场尘世缤纷的梦

时间:2019-05-28 13:49:21    来源:新讯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每个人都是一盏灯

  有着独独属于自己的光芒

  或许微弱 或许光亮

  或许温暖 或许清凉

  可是却总能照耀身边方寸之地

  从来没有想过,第一次到新疆,竟是这一次略显匆忙实际却无比闲适的模样。

  我和D先生计划过至少三次新疆了,一次秋天,一次夏天,一次春天,结果却次次都因其他事情而放弃。我们的旅行因为工作关系大多时候都不会提前太久预定机票,所以也总是会因临时的事情而终止,但是这些也都没有关系。

  对于旅行,对于许许多多的人与事,我并无执念,因为我是真的相信顺其自然。顺其自然不是放弃也不是原地等待,而是我始终都知道,该到来身边的自然都会来,在自己的位置上安稳的做好自己,在自己的道路上走的踏踏实实,沿途的风光自然在变幻。

  只是这一次的新疆之行未能与他同行,只能在这天山脚下告诉他,我在这里,在这个缤纷色彩的世界里做一场与你梦里相拥的梦。

  ▶️初见如故

  你相信一见如故么?

  我信。

  我的旅途,不为美食,为的只是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和自己有眼缘,让自己心动的人与事。可能只是一汪水渠,可能只是一颗大树,可能只是一朵指甲花,可能只是一个陌生路人的微笑。

  很多时候,遇到的一个人会让人觉得似曾相识温暖依旧;到过的地方会莫名落泪感觉自己很久之前就来过;遇到的物什会那么那么想立刻握在手中,因为那好像本就该属于自己。这就是缘分,不知道结识于哪一世,不知道止于哪一刻,总归在现今的一生里还会找到自己,或早或晚,了却了尘缘,再无轮回。

  雨中站在天山脚下的逸景营地门口,撑着一把并不足以遮住雨珠的伞,风吹的有些冷,可是抬头看到那片彩色的小木屋时却觉得温暖。有人说这里像瑞士,像欧洲…我却觉得一点不像,我切切实实的感觉到这里就是新疆,就是天山脚下,这里就该有这样一片彩色的小屋,承载着许多人绚丽的梦。

  在前厅温暖的火炉旁,两杯温润清香的玫瑰花茶入肚,跟着工作人员沿着木质栈道向上走去房间。雨中的栈道透着光,浸入雨水后的栈道走起来少了清脆多了深厚,混着雨水滴落的声音尤其好听。远山迷蒙,恍如仙境,真希望冷风吹不透我,雨水滴不到我,让我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我确切的知道,我是真的一眼爱上这里,爱上这片松林环绕的彩色小屋,爱上这片寂静山林,爱上雨中的朦胧,爱上雨滴打湿额前发的清凉。

  ▶️天山下的江湖

  文字有着魔力,好听的名字更是让人深情难忘。

  记得十来岁的自己,坐在院子里看金庸,读金庸书里江湖中的爱恨情仇,读不懂,却依然沉浸其中。到了如今我都忘记那个年纪的自己到底都读到了什么,可是关于天山派,灵鹫宫,天山童姥……却再也忘不掉。

  从逸景营地到天山大峡谷只需要不到半小时的车程,我们到不了缥缈峰,也飞不上灵鹫宫,所以只能找一处山坳的草坪肆意玩耍。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江湖,许多人的江湖大概都出自天山吧。

  我深信自古以来的神话传说都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山在我的心里就是天地之间的阶梯,它们连接天地人,是神圣不可或缺的。我不喜欢人们总是喜欢用“征服”来描述关于山关于雪山的任何。并非攀登了雪山就是征服了它征服了自己,如果面对自然之巅没有谦卑和感恩的心,就妄谈攀登,也没有资格攀登。

  看关于攀登藏区雪山的纪录片,终其一生用身心虔诚守护雪山的喇嘛看着一队队欢唱着勇敢着来攀登雪山的人,眼眶里有泪,他合十的双手发着抖,我满眼含泪看到他的心也在发着抖。那些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人真正关心座座雪山在当地人心里是何种崇高的地位。

  所以,我喜欢那些走过许许多多地方内心宽阔眼神谦卑从不把履历当作骄傲侃侃而谈的人。一个人行走的长度真的代表不了一个人内心的深度,这是在自己行走十年后得悟的最本真最简单的道理。

  我内心也有一个江湖,那里的人与人敢爱敢恨,快意洒脱,眼睛里真诚澄澈,没有欺骗与利用。

  ▶️南山逸景的晨

  第,到这里的时候营地的袁总说,这里的日出要九点再起来看,我们都是十点后才吃早餐呢。夜里睡的晚,还真的以为自己可以睡到九点呢,没想到的是,清晨六点多自然醒来,看窗帘已经透着蒙蒙亮色,下床眯眯眼撩开窗帘看到远方雪山已经有了一道红色。

  我在许多地方拍过日出,可是到了后来开始在许多地方放弃拍日出。因为我就发现,日出和日出拍出来大体是相同的,而在不同的地方静静看日出等太阳腾空那种感觉却是大不同的。

  所以,我烧上热水,裹了一件厚的衣服开门坐在了清冷冷的露台上,甚至都没有戴我那度数不算很高的近视眼镜,就这样看着眼前些许朦胧却梦幻美丽的自然世界。

  营地正对着天山东的博格达峰,可清晨的雾气看不到,的点,连绵的山脉起伏不定,除了山脉上方一条红线,其他的地方还是暗夜。我喜欢此时此刻的寂静,这种面对自然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寂静,与山川对话,与自己对话,所思所想所感所悟都只是自己。

  所有形式的爱,都需要独立空间。

  所有形式的遗忘,都需要时间。

  其实在生活中我很粘人,认识我和D先生的人总是会觉得不可思议,两个在一起11年的人在一起时让人觉得像是刚刚相识不久,像一个整体不可分离,可是只认识我一个人的朋友又会觉得我孤离,因为我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走走停停,不被扰不扰人。

  这都是我,我想我的内心在某个层面是缺乏安全感的,每个人都需要妥帖的安全感来让自己感受到自己的重要,但是我们每个人又都需要适当的独立空间,就像我们分开出差旅行时不得不自己面对自己而又可以坦然并享受的时候。

  在亲密的爱人友人间找寻到自己妥帖切实的位置,在独处时可以安然面对自己面对人群与自然,才是一个稳稳当当完整的自己。

  所以,那时那刻看着太阳从连绵的遥远的天山山脉一点一点红透东方天空,耀眼的光线突然夺目,带着清凉暖意的光投射到眼睛里脸蛋上时,我甚至感动的想哭。在许多时候放下相机,用眼睛用心去看,比得来几张图片要让自己感觉圆满的多的多。

  这个清晨,看日初升,从凉意到暖,然后用手机随手拍下一张后回房间洗澡换衣,此时大地清晰,吃几粒房间准备的干果,背上相机和小包,打算去营地附近的山坡逛逛。这个时候,从暗夜里静坐回到自己另一个模样,另一个举起相机不忍放弃许多大美画面的自己。

  营地建在山坳里,背风,下来后风吹清凉,可阳光高升又有暖意,沿着小路向着山里走去,越深入越发现,这里藏着许多美丽秘境。

  很远时就看到一群小马驹小羊羔跟着妈妈在吃草,慢悠悠的牛抬头看看我们再低下头去;还有星星点点的白色毡房,一个斜坡上还有一间小屋,护林员的妇人带着红色的围巾把被褥晾晒在太阳下的草坪上,真羡慕她夜里入眠时满鼻阳光味道;此时雾气消散,远方的博格达峰探出头,银光烁烁,带着天生的,与神圣。

  每一个角度都是最天然的画卷,浓淡相宜,它不像人为的艺术也不像人为的伪艺术,它无争不贪,静静自处,无声却动听。

  ▶️那夜的星光 那夜的迷雾

  在逸景营地,白日有缤纷的色彩,而夜里也有璀璨的惊喜。

  山里的气候多变,在这里的第一个夜晚是雨夜,淅淅沥沥的雨滴打在露台,等夜半时分出门抬头望天,清晰的银河横亘天际,静静地山林连鸟叫声都无,因为太困只是抬头感叹大美后又回房间继续睡了。

  本想第二晚可以拍星空了,可第二晚好不容易十二点天全部暗黑,云朵朵在天遮住许多星星,只好拍张营地的灯光。可也不遗憾,因为在我心里星空最美的真的不是图片,而是内心里对它的印象。在许多地方拍过星空图片,可却很少发星空图,一是因为拍的不够好,还因为我终归还是喜欢有人有故事的图片,星空是自然赐予,于自己来说最美最难忘的是抬头望天身子慢慢转着圈眼睛一眨不眨内心持续的震撼 。

  我的执拗有时候会让身边人头疼,可是许多时候我不想改,在我还不需要改的时候。

  而我们在营地的,一夜,我们在露台吃烧烤火锅红酒聊天,吃到下雨转到室内吧台,再转到别墅区房间内继续,直至12点多外面的雨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完全停止…打算回屋睡的时候,出门就被眼前的朦胧如仙境的雾气迷住了,那暖黄色的灯光就如一盏盏的夜里的小太阳。

  走在湿漉漉的木栈道上,宁静如世初,只有鞋底走过的“哒哒”声,那时那刻,想起了小时候无数次在大雾中欢欢喜行走,好像看不到周边所有东西的世界是更大更阔的,鼻尖是润润的,呼吸是清冷却舒畅的。

  现在的家乡几乎再没了这种干干净净只是细小水滴的浓雾,而成了不敢深呼吸的雾霾,想到这些内心又有些堵。远在天山脚下,感觉站的好高,遥想东方世界我们的国土如果都是此地的空气该有多好。

  最初识得逸景,甚至还没有到过营地也没有见过图片时,就开始喜爱,就是被其对待大自然的心态和理念所打动。尽,的心保持自然原貌,在建造的时候虽然不可避免有所失衡和破坏,可是有这样一份保护自然与其和谐而非掠夺的心,在这里的一步一行间就可以切身的感受到。

  天山脚下南山区,一幅斑斓画卷顺势展开,在这里,一日一日,做一场尘世缤纷的梦,梦里春芽漫山,夏花盛放,秋叶红透,雪花飘洒。

  心若波澜,雪似飞花;苍山负雪,浮生未歇。

  我是极微细色

  环球旅行

  倡导素食 喜爱慢行

  偏爱文字与色彩

  钟爱佛教国家

  喜欢随心所欲的行走

  于我来说,旅行和摄影都是很私人的事情

  是向内寻找大千世界的过程

  让爱与温暖

  浸透生活的点点滴滴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