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频道 > 高端MBA > 高端人物>正文

河北教育厅副厅长:教育不协同发展 疏解会回流

时间:2016-03-01 16:34:41    来源:新讯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河北教育厅副厅长:教育不协同发展疏解会回流
  河北教育厅党组副书记挂职北京半年 谈京冀教育界观念改变 

  “教育不协同发展 疏解会回流”

  正月十四,周日,没来得及与家人过元宵节,韩俊兰就匆匆坐上高铁,从石家庄返回北京。来京挂职教工委副书记半年多来,她一直保持着工作日在京、周末回河北的节奏。但随着京冀两地教育合作的深化,工作的压力让她时常无法如愿陪伴家人。

  韩俊兰,河北省教育厅党组副书记,教育厅副厅长。2015年5月,韩俊兰成为京冀首批互派“百名干部”的一员,7月24日,她赴京报到。半年多来,她促成了京冀两地教育协同发展对话与协作机制框架协议的签订,并成功推动邯郸市百名校长来京跟岗学习等多个项目。

  “带着任务来北京”的她正在成为京冀两地教育合作的桥梁。

  谈角色

  “领导同事不把我当外人”

  “2011年我在中央党校学习时,跟同学们去逛过南锣,很喜欢,还给闺女买了几件衣服。” 因此,两年前的2月26日,韩俊兰在《新闻联播》里看到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南锣,心中感到无比亲切。

  她没有想到,当天下午习近平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座谈会发表的讲话,将她的工作与北京产生更加密切的联系。2015年5月,韩俊兰得知自己成为京冀首批互派百名干部的一员。在经历了忐忑的等待后,7月24日中午,韩俊兰被北京市教工委常务副书记张雪的车接到了市委机关大院。

  “刚开始就是两眼一抹黑,尤其我是第一批,不知道这个挂职怎么挂,做工作也是要逐渐摸索。组织部也跟我们说,这次挂职和以往是不一样的,以往可能是提拔性或者学习性的,我们是带着任务、带着项目来的,是在实施一个国家性的战略。”

  这位50岁的老干部再次体验了一把新人的感觉,不过很快,她就感受到了同事们的善意和热情。“北京是个特别讲政治的地方,尤其对协同发展的认识程度是很高的,对挂职干部的生活都安排得很到位,工作上也非常信任。”

  韩俊兰挂职期间没有具体的分管工作,而是协助张雪书记的工作。这意味着,只要有需要,韩俊兰可以介入任何一项工作。

  “半年多了,领导同事们已经不把我当外人了,去年9月去长三角调研也把我作为班子的正式成员派去,我也不把自己当外人。”韩俊兰说,她现在会去参与北京市教委的主任会议,而教委的主任们也会跑到她的办公室里来讨论。

  韩俊兰(后排右二)在一次实践活动中。

  韩俊兰(后排右二)在一次实践活动中。

  谈教育

  把北京教育均衡理念带到河北

  北京的教育,让韩俊兰印象最深刻、认为值得学习的,就是先进的教育理念和集团化的管理方式。

  韩俊兰毕业于沧州师专后,曾留校工作十年,之后转向共青团工作,后来又转岗到教工委。“我一直没有离开过教育岗位,”韩俊兰说。“在公共事业上,河北跟北京、天津整体上的差距是很大的。”

  为了缩小河北和京津教育之间的差距,三地间的教育合作一直不断。韩俊兰介绍,京津冀之间高校互认学分、职业教育实习实训、中小学校长学习交流等合作,一直以来都是比较频繁的,“2·26”讲话后,这种合作更加自觉、更加密切。

  两年来,多所北京中小学在河北拓展版图:如唐山迁安第六实验小学成为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教育集团成员;北京五中、广渠门中学、八中分别在廊坊市大厂回族自治县、张家口康保县、廊坊市固安县建立分校。

  “不仅仅是挂一块牌子,而是这些学校的教育理念、集团化的管理方式要过去。”在韩俊兰看来,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实际上就是北京市内区域间教育协同发展的扩大版实践——原来是北京市各区间的协同,现在是京津冀之间的协同。

  “北京为推进各区教育均衡发展,做了很多改革,比如简称‘盟贯带’的教育合作联盟、小初一贯制、强校带弱校。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不仅是物质上的协同,更重要的是这种先进的教育集团发展理念要过去。”

  谈平台

  三地已签130份教育合作协议

  “在我挂职之初,我们教育厅厅长、党组书记刘教民同志就给我布置了任务,一方面是学习北京先进经验,另一方面就是多带北京的同志来河北看看。”韩俊兰到京后,发现教工委常务副书记张雪和教委主任线联平都有类似的想法,“线主任也给了我一个任务,希望有一个交流的平台,让两边的领导能对上头。”

  韩俊兰很快就等到了合适的机会。去年10月,北京市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活动,韩俊兰顺势邀请领导们前往正定新区和西柏坡老区调研。

  “去平山西柏坡,看到老区的历史,线主任也很感慨,老区为新中国作出的牺牲太大了,所以平山县提出派老师到北京的学校学习、职教中心动漫专业需要师资等需求,线主任全部现场办公,指派到专人负责协调了。老区的同志也很感动。”

  时至今日,同事们仍然常跟韩俊兰提起这次调研和感受。“我发现北京的同志对河北的了解还是不够。”韩俊兰笑道,“他们回来都说,河北经济发展水平虽然较低,但没想到干部们的精神状态都很好。”

  以此次调研为契机,韩俊兰促成京冀两地教育协同发展对话与协作机制框架协议的签订。2016年元旦期间,韩俊兰又推动了邯郸市百名局长、校长前往北京多所学校跟岗学习项目。截至目前,京津冀三地各级教育行政部门与各级各类学校间已签订了130份教育合作协议;仅基础教育,三地学校间已有230个合作项目。

  谈感受

  "我是真的突破了‘一亩三分地’"

  “中关村的集成电路封装测试基地落地在正定新区,石家庄市委市政府也要搬过去,这都是需要人才支撑的;而人才要能在新区落地生根,他们孩子的教育问题就要相应解决。”韩俊兰以河北正定新区为例,梳理着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与教育协同发展的关系。

  “教育在经济社会发展中,是一个基础、先导的地位,它起着人才支撑、人力资源储备的作用。说白了,科技创新需要人才,中小学生教育是为将来的人力资源储备打基础。”韩俊兰认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教育协同发展还对北京人口的疏解起引导作用。

  “好多人到北京来,就是冲着教育来的。如果河北的教育发展不好,即使是企业疏解出去了,人才也留不住,人口会形成回流,北京会形成新的人口聚集。在交通、环境、产业三大率先突破的领域之外,教育是第四重要甚至是同等重要的方面,因为教育协同能够保障其他方面的协同顺利进行。”

  韩俊兰也希望,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能惠及后代:“我们现在的努力,是为了让孩子们同等享有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说得感性一点,很可能我的外孙女就能直接受益。”

  韩俊兰的外孙女才16个月大,穿着她在南锣买的小红棉袄,在照片里笑得无比甜美,“如果河北的教育能发展得很好,孩子在北京还是在河北上学,不就一样了吗?”

  韩俊兰感慨:“这次挂职我是真的突破了‘一亩三分地’,我更多地了解了北京人的感受,会思考北京如何发展得更好。而去河北挂职的干部,也会思考北京如何帮助河北发展。”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